第六期:豪宅是什么?

本次講座主題是 《豪宅是什么? 》 用豪宅的題目, 打開我對居住思考的起點。 下面,就讓我們看看精彩的講座實錄吧!

1、豪宅是什么?

 

一般顯性的理解:地段好、裝飾奢華、對資源占有量大(住在黃金地段、代表自己有錢、有地位)通常把豪宅物質化了;

隱性:精神產物的思考(代表內心世界的一片天地,精神上的歸屬)。

 

 

2、談及豪宅,我們先談談住宅是什么?

 

我們所熟悉的住宅:三室兩廳、兩室一廳,或者別墅、聯排、高層等等。其實仔細思考一下,現代住宅的幾室幾廳的概念,到底是什么時候形成的?為什么出現這種現象?大概所有人都沒有思考這個問題,其實這是二戰之后日本和德國被炸成一片廢墟,從廢墟中恢復的過程中逐漸形成形成的一個基本的規則。

 

這個基本的規則,我們稱之為“NLDK”。(即以L(起居室)、D(餐廳)和K(廚房)為住宅的基本要素,以起居室為中心,布置各房間,連接n臥室)。戰后,首要解決居住問題:一個家庭需要一間房;隨著生活的逐步改善,就要求吃、住分離;接著要求確保個人隱私,擁有自己的房間;一直演變到現在的居住標準模式。

 

 

居住,

從中國古代來看,

是不是這樣一種情況呢?

 

最能代表中國古代的居住環境的是四合院 ,但與我們現在所說的NLDK是截然不同的思考。它是這樣一個體系:四合院是由正廂,西廂,東廂和前廂來構成的。它是幾室幾廳的構筑住房嗎?不,它實際上是一個等級觀念的排布法,比如說老祖宗住中間,東廂主人,妻妾、子女、都有合理分布。完全不是我們現在所常見的一種方式,更多的是一種社會層級,而且包括家族觀念、價值觀的一種產物。古羅馬(最早的一個民族社會)時代的住宅,也是符合它的價值觀的一個產物。

 

現代的NLDK,是一個發展歷史不足百年、非常短暫的一個形式。它是滿足一種最基本的基礎功能性的產物。如果在這個基礎上延續豪宅的思考,把三室兩廳延展成五室三廳等等,這樣做是非常荒唐的。

 

假設:我們現在住的三室兩廳,可能是100㎡-150㎡,或者別墅200㎡、300㎡,已經是非常奢侈的時。我在假設上再做一個假設,如果在后面加一個0,變成2000㎡,你會如何安排呢?是換成十個房間,還是換成一個100㎡的的臥室,然后把你的臥室放在一個角落,仿佛睡在體育場中間,難道這個就是一個豪宅嗎?當豪宅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它是偏離功能化的。

 

 

現代的豪宅,應該具備什么呢?

 

豪宅不僅僅停留在一個物質化思考,它必須有一定的精神含義。這種精神含義,在古代是一種社會等級觀念;現代的豪宅,應該具備什么呢?這些豪宅依然會告訴你:所用石材多么好,廚衛多么高檔,物質疊加起來的效應,有的豪宅的地下室做成娛樂城、KTV等。當你看到這幢房子,雖然奢侈,但不會觸動你的心。

 

項目過于偏向物質的疊加,導致我們把豪宅變成一個物質累計的產物,而豪宅作為一種精神化產物是什么呢?

 

豪宅的定義非常簡單:

裸露的身體,沒被偷窺的危險,還能曬到太陽。

 

這三句話非常的通俗,甚至非常直白。裸露的身體,我們能夠盡情的釋放自己的壓力和束縛(完全無壓力無束縛的狀態)。自己、自己的女朋友或者老婆可以到光著屁股到院子走一圈,這個對城市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情。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點:就是我要曬著太陽的狀態,實際上依然保持我的一種絕對隱私。

 

 

這句話背后隱藏了非常重要的觀點:絕對的隱私性,絕對的釋放性。這兩點是東方人長期以來夢寐以求的境界。四合院,當進入這個院門,院門一關:門外是一個世界,門內是一個世界。這種境界從過去一直到今天,都是大家一直在追求的。

 

絕對的釋放性,是一種什么道理呢?人類作為群居生物物種,繁衍生息逐漸形成一個社會,在社會中受到各種各樣的約束:包括社會體制、道德標準、倫理標準等等的約束,使社會走向和諧的同時,但也會對人性中某些方面制造了一種壓力。這種絕對的釋放性希望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態:我不希望身上有太多的約束。

 

用我之前講過的:大地當床,天空當被,但要滿足更多的基本功能:冬天不冷,夏天不熱,沒有蚊蟲叮咬,沒有野獸襲擊,甚至不會被人偷窺——既滿足物質功能,又滿足精神功能。建筑體量、建筑形態,或者說我的墻,我的磚,我的房間長什么樣,還重要嗎?物質上的東西,再怎么做都是有限的,無限的東西只可能存在于精神的層面。

 

我們在有限的面積營造出自己的天地。哪怕只有100㎡,我認為都不會改變你對它的理解。可能這個載體就會變成心中的豪宅,這樣的豪宅最該去實現的、是最能觸動你的內心世界,或者說能夠讓你感受到一種釋放的基本定義階段。

 

 

如果按這三句話來衡量,你就會發現在北京、上海,同時滿足這三點的住宅多嗎?其實非常的稀少,甚至幾乎找到。真的很難做到這一點嗎?其實我們依然有機會可以做到帶有精神歸屬性的居住。

 

我曾做過這樣一個項目:把一棟房子放在一個山谷中,兩座山中間夾著一個山谷,然后我把這棟別墅就像一座橋一樣架在上面。從這個山谷所處的位置(我們的這個居住所處的位置)看出去的時候,往往不是在平地能夠體驗的,應該從鳥類(空中的視角)看出去,這時會看到一個非常奇特的場景:第一,容易投映別人的視線,第二,視線能夠無限遠。這兩點非常重要,這棟別墅實現了絕對的隱私和絕對的釋放,這兩個疊加起來是一個非常高的境界。

 

現在的豪宅,經常是由地段、土地的占有量,這兩點作為更重要的一項指標。比如說上海靠近黃浦江的住宅,它擁有一定的稀缺性(對資源占有的一種稀缺性),或者現在更為昂貴的說法是對土地資源的一種占有。

 

最近頻頻出現地王,這些地王其實是價格地王,它們所在位置并不是一個很好的地段。與以往地王的屬性截然不同,這些所謂的價格地王真的就是豪宅嗎?我覺得,這道題變得沒辦法解了。

 

 

一些物質性的產物如地段、土地資源的占有、裝修的奢華度來決定時,你會發現,我們今后的開發會越來越困難,面對困難時,我們如果僅用物質作為衡量一個的標準,其實它有極大的局限性、和思考性。而從精神性的層面對豪宅的思考,真的有便于我們今后遇到更加艱難的一些項目的思考。

 

精神性對一個住宅在現實社會中真能夠體現嗎?我舉一個例子:無錫拈花灣項目,有幾棟別墅類的樣板房。一個無錫附近的老板說,當他第一眼看到這棟房子時,讓他靜下來了,他說這一輩子還是第一次有這么一個體驗,因此不管怎么樣他決定把它買下來。

 

這個是我的設計目標,竟然傳遞給他了,我想這個項目成功了。大家會發現不管拈花灣這里有多少平方,甚至不管價格是多少,大家都認為這里能帶來一份寧靜,帶來一個思考甚至帶來對家的一種期待、一種歸屬。我覺得精神性極其能夠改變非常多的規則。

 

實際上這個老板有比在無錫拈花灣擁有面積更大的別墅,但每個周末他一定選擇到拈花灣。只要我周末在這邊,我就能夠看到他家人。這一棟別墅扮演了一種精神歸屬的巣,傳遞給一個人的非常重要的特點。

 

那棟(拈花灣)別墅的面積僅僅只有137㎡(加上地下室也不過200㎡)會形成一個強大的精神歸屬。與之相鄰的其他開發商開發的別墅,也在太湖邊上,300棟別墅,每棟有300多㎡,銷售價格大概是拈花灣的三分之一,竟然一棟都沒有賣動過。一個極其鮮明的對比:其他方面都一樣的情況下,一個是帶有精神歸屬或者說觸碰人性;一個是面積比較大,會有兩個截然不同的結果。

 

 

雖然舉的是郊外的例子,但是對于城市中心的解決措施,依然也會有非常多的選擇,尤其是我們把視點轉移到一個精神性的解答時候。不在于你傳統的思考,我們能夠提供對象群什么樣的一種價值觀:從他回家,不一定是用門卡打開門的一剎那,這就是他的家,也許他從這個小區的路口開始就是一個完整的體驗過程

 

我們回到今天的主題“豪宅是什么?”,我用了三句話來解讀了豪宅:第一,裸露的身體;第二,沒有被偷窺的危險;第三,能曬到太陽。這里反映的是居住的一種歸屬性、隱私性和釋放性的綜合體現,這正是我認為的豪宅最重要的特質。

新疆11选5计划 nba比分差距最大的球队 捕鸟达人老版本下载 游戏哪个职业赚钱 农村养什么兔子赚钱图片大全 贵州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三人麻将要去掉什么牌 大发娱乐群 福州麻将清一色什么牌 手机平台赚钱交押金 球探体育比分网 柳州做什么赚钱跪求 雷速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南通麻将规则 顺发彩票安卓 危化品处理赚钱 湖北30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