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毛雜說·M.A.O.的思維體系(1)

 

我的思考方式有三個基本的特點:1.非定式性;2.強邏輯性;3.創造性。

 

從某種概念來說,它是一個非教條的模式。在我們公司內部兼人才培養的過程中,我們曾試圖用教材化,或者條理化來總結與思考這些問題,后來發現這個工作本身就是失敗的,因為這樣的模式違反了M.A.O思維體系的最基本特點,就是非定式性。

 

怎樣來說明它呢?

講一個我女兒小時候的故事:在她兩三歲的時候,我們把她放在一個花色的床單上面,她那個時候特別喜歡問:“這是什么?”我們回答:“是一朵花。”她再問“旁邊是什么?”我們回答“還是一朵花。”她緊接著說:“那我們是不是睡在花園里面啊”。當時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非常地震驚,感覺孩子的創造力是那么強大,超出成人的想象。

 

在成長的過程中,不斷有一種常識的定式把它(思維)框定,讓創造力慢慢地不斷喪失。這對我們的學習過程,可能會帶來一些副作用。

 

M.A.O的思維體系是居于這樣的一個特點:保持我們形成強大的創造力,保證我們始終在一個能夠排除定式思考的過程。那怎么樣去做到這一點呢?

舉一個例子:比如說我們與一個開發商老板在談一項業務的時,當然他是甲方,我是乙方。我會這樣跟他講,“我用你的錢實現我的理想。我可以幫你賺到錢,用更巧妙的辦法幫你賺到錢,你為什么不聽我的?”從這些事情看到:在甲方和乙方這種復雜的關系中,摻雜了很多社會關系,并且還摻雜了一些其他的要素,不斷地把一個非常簡單的事情變得復雜化。但是,其實我們把這件事情做得特別簡單,就像剛才我所舉的例子,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,或許就會開辟一個全新的陣地。

 

剛才我一直強調了一點,怎樣去實現創造性的思考,當然這個并不能夠完全解釋清楚。我們先講一下第二點,強邏輯性。

 

我們習慣于把一些事物理解成一種感性的,或者上升到感官意識,甚至是一種拍腦袋過程。其實在我理解所有事物的時候,我一直強調的就是:強邏輯,是用最簡單的邏輯描繪一個最復雜的事情。我經常對團隊講:“我很笨,我只聽得懂一加一等于二,一加二等于三這么簡單的故事,你拿一個方程式來給我,告訴我一個答案,對不起我不懂。你必須把這個事情給我解釋得像一加一等于二這么簡單,把它分割成無數的簡單的一個一個邏輯來講。”

 

簡單的邏輯并不能解決問題。但是,無數的簡單邏輯鏈所構筑一個問題的時候,從A開始到最后Z,我們就可以發現:如果我們把這個邏輯性控制的非常好,到最后的答案都會讓我們自己吃驚。

 

回到第一點:非定式性。剛才我最前面也說明了非定式性的重要性。

非定式性是我們思考出發的一個原點,通常大家會說住在一個三室兩廳的住宅才是住宅。住宅是什么時候形成的,為什么出現這種現象?大概所有人都沒有思考這個問題,其實這是二戰之后日本和德國被炸成一片廢墟,從廢墟中恢復的過程中逐漸形成的一個體系。

 

我們老祖宗的住宅是什么樣的?比如說我們今天看到的四合院,四合院是由正廂,西廂,東廂和前廂來構成的。它是幾室幾廳的構筑住房嗎?不,它實際上是一個等級觀念的排布法,比如說老祖宗住中間,東廂主人,妻妾、子女、都有合理分布。完全不是我們現在所常見的一種方式,更多的是一個地位、等級觀念反應的產物。

 

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的居住,它的等級與我們想象的并不完全一樣。當然可能在一個能化、或者是一個集約化的時代,只需一個房間的時候,可能想不到那么多的事情,但是我們如果把這個房子擴大到幾倍,比如說五倍十倍的情況下,我們思考的破綻就會呈現出來。

 

具體來講,比如說一個120平方的房子,或者1200平方,或者2000平方,你怎么去安排你的房間?是安排四室兩廳,還是10個房間或者幾個廳,還是說搞出一個巨大的一個100平方的房間,你的床鋪在一個角落里,其實破綻已經呈現了。

 

如果這種非定式性未能破解掉、未能回到事物的一個原點的時候,依靠某些定制的一些規則,哪怕尺度,或者規則發生輕易的變化,就會無從下手。

 

因此,我們努力進行一些分解簡單化處理,比如說從事物原點,這個原點實際上是人性的本身,最容易破解非定式性。然后堅持事物的一個強邏輯性。實際上是把所有的事情,分解成最簡單的小邏輯,但從每一個邏輯到另外一個邏輯的過程中要保持一種客觀和中立性。

 

通過這樣一種方式,最終的結果會呈現出一個強大的創造力。

 

但實際的情況,做到這一點很難。比如說,我們在跟一個客戶溝通思想碰撞的時候。他是甲方,我是乙方,我為了獲取這個項目,甲方肯定告訴我們這個地如何好,如何牛逼。但是在這個過程中,我不為所動。我會這樣對開發商說,土地,對開發商而言,就是他的兒子,左看右看,前看后看,都覺得他好,世界上最聰明就是他,哪怕這個孩子是智障的,他也認為他是世界上最聰明的。我們大多數人碰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也會跟著迎合。但我一定會告訴開發商老板:“我是一個專家,專家最重要的一個是意圖保持客觀性,客觀、客觀還是客觀,否則你聘請我的意義就沒有了。”

 

在做事情的過程中,因為某些公益性,想獲取這個項目,會使我們失去了邏輯,失去了客觀性,更加失去了一種非定式的思考。在失去了非定式性和強邏輯性兩個基礎時,這些創造性存在什么地方呢,存在表層。開始是蒙騙別人,或者說想獲取,但最終發現把自己也給騙進去了,時間長了自己的觀念也被蒙騙,即觀念也就發生了扭曲,喪失了客觀性。

 

在這個過程中,我一直強調的是:客觀性和公正性。不被某些權利或者利益驅動,才能顯示出強大的創造力。這個創造力體現出來的是一個最終的結果:人家會覺得你特別牛逼。

 

當你有一個比較良好的思維體系,有一個很好的出發點,再有一個非常棒的一個邏輯的過程,最后形成了一個創造性的結果的時候,你會非常的自信。你會非常堅信,堅定不移地去執行。

 

經常有人問,“你為什么能夠預測到很多沒發生事物的未來和趨勢呢?”舉一個例子。大概02、03年,我記得,那時候張朝陽(搜狐老總,他跟我是同齡,那時我們是40歲左右啊),如日中天,也是中國的首富。一次電視采訪,張朝陽說:“我退隱江湖了”...我當時對太太講:“張朝陽是傻瓜。”我太太瞪了我一眼:“人家是中國首富,怎么是傻瓜呢?”我說:“你看著吧,十年之后,張朝陽一定會復出。他復出的時候講的一句話是什么呢?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。”

 

實際上,他真的復出了,而且真的講了這么一句話,“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”。

 

這個案例,要解釋起來,其實也并不復雜。因為在40多歲正是身強力壯的時候,因為大功告成之后,想休息幾年(這個心情都可以理解)。但是,一般人的規律,經過10年左右的一個修行,修整以后,他一定會覺得“這個世界是不是把我忘記掉了”,他說“我還得回去一下子”,好像精神飽滿的回來了。發現10年后的互聯網的世界發生巨大的變化的時候,他依然抱著10年前的一種心態。

 

我覺得從推演趨勢中間可以判斷出非常多的事物,當然只是一個簡單化的說法。我們可能在更復雜的一些事物中,比如說我們現在各行各業都面臨一個創造力缺失啊,或者生意非常難做,甚至可能對未來方向感到非常迷茫啊,這個時候都會把一些簡單的事物進行復雜化處理。

 

比如說,有一批建筑設計師,他們都覺得:設計師是一個苦逼的行業。1.甲方強奸他(建筑設計師)的非常好的想法;2.開發商老板錢多人傻,就是不會接受他的超級好的方案。

 

我覺得做一名設計師,如果沒有自己的思考體系,只能服從兩個東西:一個就是權力,還有一個就是資本。

 

權力和資本意味著是什么呢?權力當然是“行政長官”的意思,哪個行政長官腦袋一拍,“我喜歡這樣,我喜歡那樣”。那資本是什么呢,資本上可能就是“我是掏錢的,我想蓋一棟房子或者我是一個開發商,你不行,或者你的思考完全不行,不會讓我賺錢,所以你必須按我的想法,你就是一個繪圖匠”。

 

權利和資本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東西,有比它(權利和資本)更強大的東西,那就是真理本身。如果在思考問題的時候,努力去思考接近真理(這個事物的本身),也許未能找到真理,但是我們能夠趨近真理,你就具備很高的卓越能力。

 

我相信,往往你的對手,或者說你的甲方...都是非常優秀的人,當你能夠把一個一個邏輯理清楚的時候,甚至超越他的預想的時候,他就會把你當成神,甚至對你有一種依賴感,形成像毒品一樣依賴的時候,你還愁生意不好做嗎?

 

今天的這個話題,我努力用一些通俗的語言和故事來解答。我們今后還會有非常多的機會,會涉及到思維體系這方面。今天是一個拋磚引玉的過程,這種講說希望大家更好地理解它。

 

新疆11选5计划